安迷修的掌心一直蹭在粘稠的血里,——他跌坐在地上,一道刀痕在掌心狰狞地张合,大片大片地盛开深红色的花。他的视线模糊起来,神智有些涣散。他甚至感受到呼吸已经越来越缓,心脏跳动的频率也降下来。他以为他要死了——可是一道银白色的落雷炸在他眼前。

安迷修一下子泄了力气,但他非要费力地伸出手去胡乱地抓。来人似乎很气急败坏,没好气地抓住他乱舞的手,又几乎轻柔地握紧了。安迷修听见错乱无章的闪电滋啦声,也听见靠近了他、把他抱进怀里的那家伙有力的心跳。

“安迷修。”
“你那么喜欢当英雄?”

啊,生气了。安迷修嘀咕一句,他失血过多,睁开眼去看只能看见模糊一片,但是绛紫色的眼睛错不了。

“我只是……”

“行...

我听过他的事迹,但我并不是完全相信。因为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人,他经历了生离死别,背叛出卖,那些弱小者被他护在身后,看准了他那双养着温柔(或者是别的什么属于光的感情)的眼睛,挥起刀刃刺向他肋骨。他据说是明白这一切,却只是把刀拔出来折断,笑了一笑就算过去了,没当一回事。
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就是什么呢?我不太说的上来。在很久以后我遇见一个人,他解答了这个问题。

“哦,他啊,”绛紫色眼睛的男人在唇齿间咬着一个人的名字却不念出来,像是什么忌讳。让我惊讶的是我看见他笑了,至少我没有见过他那么——呃,怀念?——那么怀念的笑容。不过他很快吝啬地收起笑容,说话的嗓音无奈又深爱:“白痴。”

……他和“他”是...

就是一个皇骑pa的脑洞。。随便存一下,考完试动笔。

© 啾咪。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404 NOT FOUND.

雷狮女友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