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双黑】在时间改变他们之前

*第三人称视角注意

*太中双黑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我在公园里摆摊谋生,夏秋弄点冰淇淋凉饮,春冬就摆关东煮。因为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收入也足够糊口。

今年是第三年在这个公园摆摊了,但从去年四月开始,每次推着摊子到固定摊点的时候,我都会看见一个长相不得不说十分出众的男人坐在路灯边的长椅上。

日日如此,工作日或者节假日,他都会坐在那里,比我早到又比我晚离开。我觉得他一定是要干大事,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却又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我猜他坐在那里是为了让大脑冷却下来安静思考,——因为他总拿着速写本写写画画,看上去又不像什么美术生。但是显然,我...

太中-【毒药 04】

 *太中双黑

*私设缉毒贩毒注意


04

“你和boss见过面了吧?”中原中也晃动着酒杯,杯里的酒红色液体贴着杯壁打转。

中原中也盯着变化的液面,他现在其实并不是面上那样如同一潭死水的平静,反倒有种莫名其妙的烦躁像骤风似的卷袭他的胸腔,闷闷的,……透不过气来。

不过再怎么样,中原中也骨子里的倨傲都不允许他做出什么类似于救太宰治命的事情,

——救他自己先吧。

中原中也的唇角起了些弧度,像自嘲,也像无奈。


“中也废话好多,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太宰治收起了对待大多数人的时候挂起来的笑脸,厌世的眼神和毫无眷恋的淡漠表情,...

太中【毒药-03 下】

*太宰治x中原中也

*涉及一点缉毒贩毒(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和你嗯嗯嗯之类的x)

*愿高三考生均在考场称王


中原中也没喝多少酒,毕竟他的身份告诉他,他的神经在任何时候都需要紧绷,再者说,森欧外也明令过中原中也非休假不得碰酒。

……虽然红叶大姐刚刚似乎是说了随便他玩,差不多就是休假一天的意思了。


“中原先生,有位客人让我请您去二楼。”白衬衣的服务生从远处走来,脚步定在中原中也的桌边,他微微弯下腰在中原中也耳侧说。

中原中也闻言稍抬了下颔往二楼看去,森欧外笑眯眯地看着他。

好吧,狗屁休假。

中原中也微不可闻地叹出一口...

我的房东是冠军队领队

*修改了然后就迟到了so久

*叶修中心,无cp,第三人称视角

*成为叶修的房客这是我的生日愿望



“叶先生的手很漂亮。”
大家都这么说。

我是Z大心理学毕业的一个实习生,在H市租了个二十多平米的房间,这栋楼一共三层,一楼是厨房洗衣房之类的,二楼有三间房,我住其中一间,另外两间房一间是苏小姐的,一间是叶先生弟弟的。
虽然叶小先生(我们都这么叫他)并不经常住在这里。
三楼也是三间,一间不知用途,一间是叶先生住,——还有一间电脑室,放着两台机子,叶先生有时候会招呼苏小姐一起打游戏。
我看到过几次游戏画面,但没记住名字。不过看起来应该是很有意思吧?因为叶先...

太中【毒药-03 上】

 *太宰治x中原中也

*缉毒贩毒(其实就是警察抓小偷啊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嗯嗯嗯啊之类的paro)

*假装是个复健,预祝各位高三生考试加油——!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

“中原中也就算是死了,除了遗憾不是死在我手上之外,我对这件事的感情就只剩下‘中也死了真是太好了呢~’这样。”

时隔多年终于又从森欧外的脸上浮现出了太宰治最厌恶但他自己也时常露出的表情,那样的势在必得和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的讨人厌。

“但中也君死掉的话,他体内的毒素就会像传染病一样哦,——我是说,真可惜啊,横滨最凶恶的人就要就此消失了。”...

太中-【毒药 02】

*缉毒x贩毒pa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其实是02和原来的03合在一起,因为考虑到后面的情节一些原因放在一起重新发一次,致歉!!

*无异能


中原中也嘲弄的笑出一声,下一秒漂亮的冰蓝色瞳孔突然剧烈收缩,几乎是迅速移动到了太宰治的身侧,抬脚就是往他身上踹,一脚落空也在中原中也掌控之中!调整站位移到了太宰治身后,漆黑的枪口抵上了太宰治的腰!

但是太宰治也同样完全预测到了中原中也此番动作,早就是在中原中也移动过程中做好了俯身的准备,顺利躲开他攻来的一脚,再立即转身将枪口对准了移动到他身后的中原中也的头部。


太宰治歪了歪脑袋,笑眯眯的看着中原中也,“欸——中也...

【双黑/太中】不思量

*一个短打

*太中

*你就算在我的梦里也还是那副骄傲的不得了的样子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武装侦探社壮大了很多,也有了不少出色的成员,自然而然终于和黑手党有一天兵戈相向了,双方聚集在了一个废弃的操场,我就站在一边的断梁上,他就在距离我不足五百米的地方,沉着地指挥着下属作战。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战斗,我领着部下,他也带上了黑蜥蜴。

黑手党的人有部分是不具有异能力的,但既然处于整个横滨最黑恶的势力的一员,其他各个方面都是出色的,——枪械上手嘭嘭嘭毫不留情地扫射也让武装侦探社的人吃了苦头。


“喂,太宰。”他抬高了声线,扬起了他的下颔,一双冰...

太中-【毒药 01】

*太中


飘小雪的季节,风夹着银白吻过中原中也沾满了血污的脸颊,他紧了紧披风,冲着手心在唇边哈出一口水蒸气,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了,中原中也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没有星星,只有半弯的残月。


大街上行人多,由于一身血污担心引人注目,中原中也猫着腰侧身进了一个巷子。他靠着冰冷的墙壁缓缓下滑坐在钢筋水泥地上,右手还捂着汩汩流血的腰腹,好像只要这样捂着就可以止血似的,——暗红色的液体仍是从他的指缝中滑出又滴落在地。


中原中也轻嘶一声,放弃捂住伤口的举动,脱下风衣将伤口暂时包扎起来。

手上包扎的动作稍稍停滞,中原中也看着颜色深了些的风衣,想起——...


【周叶】谎言(一)

#暗杀界第一人和骗术界第一人的爱恨情仇(……)

#枪击你的心脏/把你骗到绝境

#一夜357.5元(??)


叶修撒谎的本事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他说话,你不知道有几分真几分假,看上去好像都是真话,又好像全是假的。对于他的这种本事,圈里的人颇为忌惮,有点戒心的都不会轻易和叶修打交道。要是一不小心沉溺在他的谎言里,下一秒就是心脏被枪口吞噬。倒不是叶修会玩枪耍子弹,而是叶修会收集情报卖给杀手组织,杀手组织那可就是耍抢的了。

“老叶,心情不错啊,又搞到了哪个名媛套到了什么情报啊?”兴欣情报组织的成员方锐笑嘻嘻地出现在叶修身侧,一把揽过他的肩膀。

叶修没理他,嘴里叼着烟,牌子是黄鹤楼。

方锐...

周喻一个脑洞*

周喻。

“谢谢医生。”喻文州躺在病床上,还有些虚弱,勉强对眼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感激的露出个苍白笑容。
“你还要好好休息,我们这儿的大学生很少有像你这样体质差劲的。”女医生摆弄着病床旁边架上的点滴,细细操作。
喻文州不好意思说话了。
确实,他身体不好,还不是一点半点的不好。这不,刚做完心脏移植手术。
还挺悬的,再晚一点儿他估计就要死了,就,再也见不到男朋友了。
这么一想,喻文州对匿名提供心脏的人又加深了些谢意。
“刚刚有个穿着米色风衣的帅哥过来看你,带了白粥。”女医生想起什么似的,忽然扭头看向喻文州,指了指桌边一堆慰问品边上盖着盖子的大保温杯。
“为什么是保温杯啊?哈哈。”喻文州猜到是周泽楷来过,笑的想在病床...

© 许鱼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活在太中的世界,专业宰吹。
死在凹凸里深爱嘉瑞雷安。
头像是疑犯追踪的Root,我超爱她,根肖不拆不逆。